我经历的“高校联盟 并肩武汉”募款捐赠活动

更新日期:3月 17


作者:王爱萍 大连理工大学

南加高校联盟前任会长(原创作品)

📷


图为王爱萍会长


昨天我和皮晓青把联盟最后剩余的$6000的善款完成了最后的采购,这个时候我想我可以开始写一个简单的回顾了。

此时此刻,我的内心已经平静,不再波澜壮阔。如果在半个月或者是一个月前要我写这篇回忆的时候,我不知道我会流多少眼泪。做义工的时候,每一次唱《我和我的祖国》、《让明天会更好》或《让世界充满爱》的时候,我都是强忍着泪水。这一个多月我们经历了太多,每天疯狂地浏览各个群,关心着武汉和湖北人民的生死。虽然此时美国和全世界病毒开始流行,我却一点都不担心。



十二月三十一号美国时间凌晨一点十三分在我作为群主的闲聊群里,在南京鼓楼医院工作的南京理工大学的校友侍化化告诉我们武汉有SARS,发现40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人,一个痰液查出了SARS冠状病毒。我跟很多人一样的想法,跟化化说,我们经历过SARS有经验了,不用担心传播开来。对这最早的哨声我们群里所有人就这么草草忽略过去了。



一月十七号北大校友方晓蕊在朋友圈说CDC将派100多人去洛杉矶纽约西雅图三大机场检测病毒,这个时候我才正式开始警觉武汉的疫情。也就在这个时候,有个昵称是拔牙的群友在煮酒群里贴了”捐赠-给武汉的医院”群二维码,我于是进入了这一个群,群主就是大名鼎鼎的郭奕教授,她就职梅奥诊所。郭教授对前线医院精准超前的缺乏防护物资的判断,召集大家募款支援武汉医院。我在这个群里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郭教授在短短的两天时间,募款近五万美元,人民币138万元,用最快的速度购买物资支援到武汉的医院一线,前方有煮酒群的群友卫峰在运送分配物资直接到医院。后来知道卫峰是华科大毕业的,他在武汉成立了有约600个志愿者组成的斑马救援团,从服务医院到方舱再到社区。我每天在这个群里热血澎湃着,我想我们高校联盟是不是也可以做些什么事去帮助武汉人民。我分别在一月二十一号和二十二号就有意识地把武汉大学的荣誉会长皮晓青和联盟会长孙军拉到了郭奕的群里,希望他们和我一样可以感受到群里如火如荼的募款捐赠的气氛。



📷📷

一月二十一号,我找皮晓青谈募款帮助武汉的事,皮会长欣然答应,我建议他去找华科大的刘升明,两个武汉的大学负责具体的操作,然后联盟全力支持。一月二十三号,刘升明微信跟我联系,我让他去找皮晓青。第二天,高校联盟并肩武汉正式启动。当初开始这个募款活动的时候,我没有想到最后会做得这么好。后来王檑告诉我,华科大是二十二号由校友陈郁提议开始酝酿募款的事,一开始他们就想自己校友会组织募款,后来联盟参与进来,这个事情就做大了。






📷📷📷📷📷

这次华科大和武汉大学的校友从头到尾都是主力,真的很辛苦。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彼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们整个团队有募款组,宣传组,采购组,物流组,医院对接组,财务组。每个组的成员各尽其职,再晚都会完成自己的事。每个人就像上足了发条的钟表一样,停不下来。我常常说,我们所有做的事,不能让捐赠者对我们有一点意见一点抱怨,我们自己受一点委屈没有关系,但不要让捐赠者有不满。所有的募款和捐赠的物资必须要清清楚楚地知道买了什么,去了哪个医院。 在整个活动过程中,我想写几个人和几件事。因为这些人这些事在平时的报道中,我们提及比较少。 首先我要提及的是华科大的王檑,他真是一个大哥的样子,在募款初期,就像一个舵手一样把持着募款活动的方向,带领华科的校友,在短短几天时间,募集了最多的资金,从而带动了其他校友会的校友一起来募款。我对他了解不多,可是每次在关键的时候,他总可以把整个募款活动带向最好的方向。如果没有他,这次募款不会这么成功,再一次向他致敬。现在回顾他曾经说的话,为了鼓励各校友会募款的积极性,可以考虑捐到除湖北以外的其他地方。当时我们没有采纳他的建议,现在想想,如果听了他的话,我们真的可以做得更好。


搬箱子的就是王檑



我不记得是哪一天了,我们收到了第一批救援物资,一共八箱货,有人问要不要运回中国,我说一定要走,把路摸通很重要,是春节又是封城。于是物资搭上了一月二十八号晚上厦航的飞机,一月三十一号武汉的医院就收到了我们的第一批物资,医院接收物资的照片传回来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速度居然这么快。这一张照片传出去,找我们联盟的人和机构越来越多。特殊时期采购物流都非常困难,我们每个部门都有五六个人在工作,没有人没有推诿,每个人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做最多的事。



📷📷

采购组的刘升明告诉我他整天在打电话,从早到晚,看哪里有物资,有价廉物美的物资放出来,就赶紧去买,如果晚了就没有了。他说他就像精神病人,停也停不下来。为此他太太都有意见,抱怨他对家里关心太少,说实话每一个募款活动的工作人员都对不起家人,因为投入太多,有时候是不能自拔。我觉得整个过程我也像精神病人,从早到晚,精神高度紧张,关心关注每一个跟疫情和募款有关的信息。在二月二十六号开始,连续的高压工作下我的胃溃疡开始发作了,来得措手不及。要命的我知道我需要缓下来我的节奏,还好我们的募款活动进入了尾声。

二月八号,我的朋友Mandy,她是TVT家长会的骨干之一,来找我。她说她看了我的朋友圈,觉得我们联盟做得很好。她跟家长会的其他骨干商量以后,他们决定把筹来的款放到我们这里,让我们负责购买运送到前线的医院。在这之前他们已经观察了几个机构,最后决定把钱放到我们这儿来。TVT的每一位家长极其低调,说干活可以,抛头露面的事不喜欢。最后TVT家长会一共捐了$34000多,是联盟这次人均捐款最多的一个组织。TVT 家长会还有其他的朋友把我们的募款活动发到他们的小区筹款,其中有一个就是尔湾的花果山小区。



我有一个在加拿大就认识的朋友,虽然我们没有差多少年纪,可我知道他特别节约,跟他比我就是一个败家娘们。我早就知道他是武汉读的大学,我就一直觉得奇怪,他对武汉的事怎么没有动静。二月十号他给我打电话,问我们联盟还有没有钱,东部有一个组织有物资可是没有钱,他想跟我们一起出钱购买物资。我说可以啊,我们有钱没有物资,正好可以合作。一开始这个组织的人特别牛,说他们已经做了很多事,我一看他们的报道确实做得不错。我们正式开始谈合作,可是一天过去了,那边没有动静。回复我他们的采购去休假了,拿主意的上班特别忙。我说你们这个反应速度太慢了,当时我们已经运走了三批物资,他们唯一的一批还在芝加哥等着上飞机。就在当天,我这个朋友决定把钱交给我们联盟来采购。当天晚上他们夫妇说要来给支票,我说好啊。晚上十点多,他们两个来了,我们简短地聊了一下武汉的情况,他就拿出支票来写。写完拿给我,我以为是$3000,可是我仔细一看后面还多一个零,是$30000。这个朋友的名字叫吴世亮,太太是耿兰英,都是华科计算机系校友。我承认我当时受冲击太大了,我话都有点说不出来了。他们夫妇真的是太节约了,太太没有一个名牌包没有一件名牌衣服,却在武汉这件事上捐了这么多钱。第二天我想给他们夫妇拍个照,让大家知道一下他们是谁。一开始他们怎么都不肯拍,后来我说不是为了宣传而宣传,是为了带动更多的人来参与这个事,他们这才同意拍了照。我为我有这样的朋友感到骄傲。


中间是吴世亮夫妇,右边是刘升明



这次有两个中国的公司,老板带领员工,筹款,交给我们联盟。一个是Ever-Pretty的Anna Shi, 一个是金色雨林的林薇。感谢她们对我们的信任。 还有一个我要重点写的就是陈峥,她是我们高校联盟的秘书长。我从她决定当秘书长的时候我就担心她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做秘书长的事,结果这次募款活动中让我完全改变了当初的想法。从一月三十号开始,她带领几位年轻人把这次活动最艰巨的任务之一宣传工作扛下来,选择微信平台发布我们的实时报道。我一直说她用劲用对了地方,因为现在看微信的人远远高过看网站的人。宣传组每天要把所有的照片,内容还有财务更新给捐赠者和潜在捐赠者看。因为一开始大家对这个工作不熟悉,所以每天工作到两点三点,最晚的一次要五点,每次编辑耗时六个小时。她自己说这个群是”半夜鸡叫”群,深更半夜群里正是热火朝天的时候。我也在这个群,主动承担起了照片打水印的工作,所以我很清楚他们在忙什么,忙到几点。我们联盟的捐款随着微信平台的推广,捐款捐物的越来越多,到最后我们不得不推掉一些捐赠的物资,因为我们物流组已经有点处理不过来了。



有一个人不得不提就是高校联盟的会长孙军,高校联盟有过四届会长,不得不承认,到目前为止,他是我认为最会管理的一个会长。他让每一个参与到这次活动中的人充分发挥各自的作用,他站在远处,关注着每一个群里发生的事,鼓励团队每一个人,有困难他就出来帮。懂得放手,找到最合适的人来做事这就是他的管理方式。



📷📷

最后一批物资是我和皮晓青负责采购的,感谢我的大学同学啜昕,帮我们联系到广州的隔离服工厂,以低于市场价格一半的价格并且包运费卖给我们700套隔离服。

最终我们决定发往南京鼓楼医院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湖北现在没有那么缺物资,因为全世界都在支援湖北。第二个原因是江浙沪的医院缺物资,之所以选了这个医院是因为这个医院发出求助信息的化化曾经在十二月三十一号就跟我们联盟提醒了武汉的疫情。真心地感谢这位吹哨人。至此整个并肩武汉募款活动圆满,由化化提醒开始,又由化化接收最后一批物资结束。



📷📷

我知道在整个募款捐赠活动中还有很多不完善可以提高的地方,万事开头难,我们刚刚开始总结好经验募款活动就要结束了,这个活动硬是把一群门外汉自学成了每个组的专业人员。如果再有一次,我们一定可以做得更好。当然我们不希望再有一次这样的事发生。

0 次瀏覽

Address:2082 Business Center Drive, Suite 225, Irvine, CA 92612

Email:cuaaasc@gmail.com

© 2017 CUAAASC